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孝 爱 会

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但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部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惠明書苑】【家長課堂】試解《觀畫答客問》--傅雷  

2015-08-02 11:40:57|  分类: 【惠明書苑】【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屠爾佳哈】【試解】觀畫答客問--傅雷 - 屠尔佳哈 - 孝 爱 会

 黃賓虹繪畫作品

 

 

【以具體人物爲切入點】客有读黄公之画而甚惑者,质疑于愚。既竭所知以告焉;深恐盲人说象,无有是处。爰述问答之词,就正于有道君子。
客:黄公之画,山水为宗。顾山不似山,树不似树;纵横散乱,无物可寻。何哉?
曰:子观画于咫尺之内,是摩挲断碑残碣之道,非观画法也。盍远眺焉。


【如何欣賞繪畫作品】客:观画须远,亦有说乎?
曰:目之视【物】,必距离相当而后明晰。远近之差,则以物之形状大小为准。览【人】气色,察人神态,犹需数尺外。今夫【山水】,大物也;逼而视之,石不过窥一纹一理,树不过见一枝半干;何有于【峰峦气势】?何有于疏林密树?何有于烟云出没?此郭河阳之说,亦极寻常之理。“不见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,对天地间之山水,非百里外莫得梗概;观缣素上之山水,亦非凭几伏案所能仿佛。
客:果也。数武外:凌乱者,井然矣;模糊者,粲然焉;片黑片白者,明暗向背耳,轻云薄雾耳,暮色耳,雨气耳。子诚不我欺。然画之不能近视者,果为佳作欤?


【如何區分畫之優劣】曰:画之优绌,固不以宜远宜近分。董北苑一例,近世西欧名作又一例。况子不见画中物象,故以远觇之说进。观画固远可,近亦可。视君意趣若何耳。远以瞰全局,辨气韵,玩神味;近以察细节,求笔墨。远以欣赏,近以研究。

 

【屠爾佳哈】【試解】觀畫答客問--傅雷 - 屠尔佳哈 - 孝 爱 会

畫家黃賓虹

作品欣賞: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a49dbd210101d2cl.html

 

 

【山水畫的筆墨功夫】


客:笔墨者何物耶?
曰:【笔墨】之于画,譬诸细胞之于生物。世间万象,物态物情,胥赖笔墨以外现。六法言骨法用笔,画家莫不习勾勒皴擦,皆笔墨之谓也。无笔墨,即无画。
客:然则纵横散乱,一若乱柴乱麻者,即子之所谓笔墨乎?
曰:乱柴乱麻,固画家术语;子以为贬词,实乃中肯之言。夫笔墨畦径,至深且奥,非愚浅学可知。约言之:书画同源,法亦相通。先言用笔:笔力之刚柔,用腕之灵活,体态之变化,格局之安排,神采之讲求,衡诸书画,莫不符合。故古人善画者多善书。
若以纵横散乱为异,则岂不闻赵文敏石如飞白木如籀之说乎?又不闻董思翁作画,以奇字草隶之法,树如屈铁、山如画沙之论乎?遒劲处:力透纸背,刻入缣素;柔媚处:一波三折,婀娜多致;纵逸处:龙腾虎卧,风趋电疾。唯其用笔脱去甜俗,重在骨气,故骤视不悦人目。不知众皆密于盼际,此则离披其点画;众皆谨于象似,此则脱落其凡俗。远溯唐代,已悟此理。唯不滞于手,不凝于心,臻于解衣盘礴之致,方可言于纵横散乱,皆呈异境。若夫不中绳墨,不知方圆,向未入门,而信手涂抹,自诩蜕化,惊世骇俗,妄譬于八大石涛:直自欺欺人,不足语语矣。此毫厘千里之差,又不可以不辨。
客:笔之道尽矣乎?
曰:未也。顷所云云,笔本身之变化也。一涉图绘,犹有关乎全局之作用存焉。可谓“自始至终,笔有朝揖;连绵相属,气脉不断”。是言笔纵横上下,遍于全画,一若血脉神经之贯注全身。又云:“意存笔先,笔周意内;画尽意在,象尽神全”;是则非独有笔时须见生命,无笔时亦须有神机内蕴,馀意不尽。以有限示无限,此之谓也。
客:笔之外现,唯墨是赖;敢问用墨之道。
曰:笔者,点也线也。墨者,色彩也。笔犹骨骼,墨犹皮肉。笔求其刚,以柔出之;求其拙,以古行之;在于因时制宜。墨求其润,不落轻浮;求其腴,不同臃肿;随境参酌,要与笔相水乳。物之见出轻重向背明晦者,赖墨;表郁勃之气者,墨;状明秀之容者,墨。笔所以示画之品格,墨亦未尝不表画之品格;墨所以见画之丰神,笔亦未尝不见画之丰神。虽有内外表里之分,精神气息,初无二致。干黑浓淡湿,谓为墨之五彩;是墨之为用宽广,效果无穷,不让丹青。且唯善用墨者善敷色,其理一也。
客:听子之言,一若尽笔墨之能,即已尽绘画之能,信乎?
曰:信。夫山之奇峭耸拔,浑厚苍莽;水之深静柔滑,汪洋动荡;烟霭之浮漾,草木之荣枯,岂不胥假笔锋墨韵以尽态?笔墨愈清,山水亦随之愈清;笔墨愈奇,山水亦与之俱奇。
客:黄公之画甚草率,与时下作风迥异。岂必草率而后见笔墨耶?
曰:噫!子犹【未知笔墨,未知画也】。此道固非旦夕所能悟,更非俄顷可能辩。且草率果何谓乎?若指不工整言:须知画之工拙,与形之整齐无涉。若言形似有亏,须知画非写实。

 

【形於神的關係】


客:山水不以天地为本乎?何相去若是之远!画非写实乎?可画岂皆空中楼阁!
曰:山水乃图自然之性,非剽窃其【形】。画不写万物之貌,乃传其内涵之【神】。若以形似为贵,则名山大川,观览不遑;真本具在,何劳图写?摄影而外,兼有电影;非唯巨纤无遗,抑且连绵不断;以言逼真,至此而极,更何贵乎丹青点染?
初民之世,生存为要,实用为先。图书肇始,或以记事备忘,或以祭天祀神,固以写实为依归。逮乎文明渐进,智慧日增,行有馀力,斯抒写胸臆,寄情咏怀之事尚矣。画之由写实而抒情,乃人类进化之途程。
夫写貌物情,摅发人思:抒情之谓也。然非具烟霞啸傲之志,渔樵隐逸之怀,难以言胸襟。不读万卷书,不行万里路,难以言境界。襟怀鄙陋,境界逼仄,难以言画。作画然,观画亦然。子以草率为言,是仍囿于形迹,未具慧眼所致。若能悉心揣摩,细加体会,必能见形若草草,实则规矩森严;物形或未尽肖,物理始终在握,是草率即工也。倘或形式工整,而生机灭绝;貌或逼真,而意趣索然,是整齐即死也。此中区别,今之学人,知者绝鲜;故斤斤焉拘于迹象,唯细密精致是务;竭尽巧思,转工转远;取貌遗神,心劳日绌,尚得谓为艺术乎?


艺人何写?写【意境】。实物云云,引子而已,寄托而已。古人有言:掇景于烟霞之表,发兴于深山之巅。掇景也,发兴也,表也,巅也,解此便可省画,便可悟画人不以写实为目的之理。
客:诚如君言:作画之道,旷志高怀之外,又何贵乎技巧?又何需师法古人,师法造化?黄公又何苦漫游川、桂,遍历大江南北,孜孜矻矻,搜罗画稿乎?
曰:艺术者,天然外加人工,大块复经镕炼也。人工镕炼,技术尚焉。掇景发兴,胸臆尚焉。二者相济,方臻美满。愚先言技术,后言精神;一物二体,未尝矛盾。且唯真悟技术之为用,方识性情境界之重要。
技术也,精神也,皆有赖乎长期修积。师法古人,亦修养之一阶段,不可或缺,尤不可执着!绘画传统垂二千年,技术工具,大抵详备,一若其他学艺然。接受古法,所以免暗中摸索;为学者便利,非为学鹄的。拘于古法,必自斩灵机;奉模楷为偶像,必堕入【画师魔境,非庸即陋,非甜即俗】矣。

即师法造化一语,亦未可以词害意,误为写实。其要旨固非貌其嶂峦开合,状其迂回曲折已也。学习初期,诚不免以自然为粉本(犹如以古人为师),小至山势纹理,树态云影,无不就景体验,所以习状物写形也;大至山岗起伏,泉石安排,尽量勾取轮廓,所以学经营位置也。然师法造化之真义,尤须更进一步:览宇宙之宝藏,穷天地之常理,窥自然之和谐,悟万物之生机;饱游饫看,冥思遐想,穷年累月,胸中自具神奇,造化自为我有。是师法造化,不徒为技术之事,尤为修养人格之终身课业。然后不求气韵而气韵自至,不求成法而法在其中。

要之:写实可,摹古可,师法造化,更无不可!总须牢记为学阶段,绝非艺术峰巅。先须有法,终须无法。以此观念,习画观画,均入正道矣。

 

【繪畫的鑑賞之法】


客:子言殊委婉可听,无以难也。顾证诸现实,惶惑未尽释然。黄公之画纵笔清墨妙,仍不免于艰涩之感何耶?
曰:【艰涩】又何指?
客:不能令人一见爱悦是已。
曰:昔人有言:“看画如看美人。其【风神骨相】,有在肌体之外者。今人看古迹,必先求形似,次及傅染,次及事实:殊非赏鉴之法。”其实作品无分今古,此论皆可通用。一见即佳,渐看渐倦:此能品也。一见平平,渐看渐佳:此妙品也。初若艰涩,格格不入,久而渐领,愈久而愈爱:此神品也,逸品也。观画然,观人亦然。美在皮表,一览无馀,情致浅而意味淡,故初喜而终厌。美在其中,蕴藉多致,耐人寻味,画尽意在,故初平平而终见妙境。若夫风骨嶙峋,森森然,巍巍然,如高僧隐士,骤视若拒人千里之外,或平淡天然,空若无物,如木讷之士,寻常人必掉首弗顾,斯则必神专志一,虚心静气,严肃深思,方能于嶙峋中见出壮美,平淡中辨得隽永。唯其藏之深,故非浅尝所能获;唯其蓄之厚,故探之无尽,叩之不竭。
客:然则一见悦人之作,如北宗青绿,以及院体工笔之类,止能列入能品欤?
曰:夫北宗之作,宜于仙山楼观,海外瑶台,非写实可知。世人眩于金碧,迷于色彩,一见称善;实则云山缥缈,如梦如幻之情调,固未尝梦见于万一。俗人称誉,适与贬毁同其不当。且自李思训父子后,宋唯赵伯驹兄弟尚传衣钵,尚有士气。院体工笔至仇实父已近作家。后此庸史,徒有其工,不得其雅。前贤已有定论。窃尝以为:是派规矩法度过严,束缚性灵过甚,欲望脱尽羁绊,较南宗为尤难。适见董玄宰曾有戒人不可学之说,鄙见适与暗合。董氏以北宗之画,譬之禅定积劫方成菩萨。非如董、巨、米三家,可一超直入如来地。今人一味修饰涂泽,以刻板为工致,以肖似为生动,以匀静为秀雅,去院体已远,遑论艺术三昧。是即未能突破积劫之明证。
客:黄公题画,类多推崇宋元,以士夫画号召。然清初四王,亦尊元人;何黄公之作与四王不相若耶?
曰:四王论画,见解不为不当。顾其宗尚元画,仍徒得其貌,未得其意;才具所限耳。元人疏秀处,古淡处,豪迈处,试问四王遗作中,能有几分踪迹可寻?以其拘于法,役于法,故枝枝节节,气韵索然。画事至清,已成弩末。近人盲从附和,入手必摹四王,可谓取法乎下。稍迟辄仿元人,又只从皴擦下功夫;笔墨渊源,不知上溯;线条练习,从未措意;舍本逐末,求为庸史,且戛戛乎难矣。
客:然则黄氏之得力于宋元者,果何所表见?

 

【屠爾佳哈】【試解】觀畫答客問--傅雷 - 屠尔佳哈 - 孝 爱 会

 

【黃賓虹繪畫藝術賞析】


曰:不外【“神韵”】二字。试以《层叠冈峦》一幅为例:气清质实,骨苍神腴,非元人风度乎?然其豪迈活泼,又出元人蹊径之外。用笔纵逸,自造法度故尔。又若《墨浓》一帧,高山巍峨,郁郁苍苍,俨然荆、关气派。然繁简大异,前人写实,黄氏写意。笔墨圆浑,华滋苍润,岂复北宋规范?凡此截长补短风格,所在皆是,难以列举。若《白云山苍苍》一幅,笔致凝练如金石,活泼如龙蛇;设色妍而不艳,丽而不媚;轮廓粲然,而无害于气韵弥漫:尤足见黄公面目。
客:世之名手,用笔设色,类皆有一面目,令人一望而知。今黄氏诸画,浓淡悬殊,犷纤迥异,似出两手,何哉?
曰:常人专宗一家,故形貌常同。黄氏兼采众长,已入【化境】,故家数无穷。常人足不出百里,日夕与古人一派一家相守,故一丘一壑,纯若七宝楼台,堆砌而成;或竟似益智图戏;东捡一山,西取一水,拼凑成幅。黄公则游山访古,阅数十寒暑;烟云雾霭,缭绕胸际,造化神奇,纳于腕底。故放笔为之,或收千里于咫尺,或图一隅为巨嶂,或写暮霭,或状雨景,或咏春朝之明媚,或吟西山之秋爽:阴晴昼晦,随时而异;冲淡恬适,沉郁慷慨,因情而变。画面之不同,结构之多方,乃为不得不至之结果。《环流仙馆》与《虚白山衔璧月明》,《宋画多晦冥》与《三百八滩》,《鳞鳞低蹙》与《绝涧寒流》,莫不一轻一重,一浓一淡,一犷一纤,遥遥相对,宛如两极。

 

【結語】


客:诚然。子固知画者。余当退而思之,静以观之,虚以纳之,以证吾子之言不谬。
曰:顷兹所云,不过摭拾陈言,略涉画之大较。所赞黄公之词,尤属门外皮相之见,慎勿以为定论。君深思好学,一旦参悟,愚且敛衽请益之不遑。生也有涯,知也无涯。鲁钝如余,升堂入室,渺不可期;千载之下,诚不胜与庄生有同慨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